首页 > 北京财经网 > 热点 > 正文

长情是最好的告白——记大连华夏文化博物馆研究员张晓平

来源: 发布时间:2019-04-02 11:33:37 编辑:环球财经网
评论 点击收藏
导读: 声名赫赫的前苏联著名教育实践家和教育理论家苏霍姆林斯基曾经说过这样一句话,“热爱是一种最纯洁、最敏锐、最高尚、最强烈、最温柔、最无情、最温存、最严酷的感情。”

  声名赫赫的前苏联著名教育实践家和教育理论家苏霍姆林斯基曾经说过这样一句话,“热爱是一种最纯洁、最敏锐、最高尚、最强烈、最温柔、最无情、最温存、最严酷的感情。”它涵盖着最真的想往、最痴的坚守,也背负着最绝的抗争、最不能让人理解的无情。这是对每一个曾经热爱过的人的最真实的写照。

  做过10年的无冕之王,20余年文物收藏、鉴定的大连华夏文化博物馆研究员张晓平也不例外。“做记者的时候,到处跑新闻,有时候为了跟踪一个事件会几天几夜不回家,在外面采访完了,回来码字,修正,有时需要补充信息,又要马不停蹄地再出去。那时候,不懂得保养,但是有两样东西一直带在身边,一是啫喱,二是香水,没有时间洗澡,头发有时候出油了,就用啫喱掩盖一下,身上有汗臭味了就用香水掩盖一下。近些年,做文物研究,也是到处跑,北京的潘家园、邳州、蚌埠、景德镇樊家井,这些地方不知道跑了多少遍,也去过韩国、美国、日本、法国、德国、英国、意大利、比利时、荷兰。不同的是不用挤地铁了,改火车、飞机了,不用带啫喱和香水了,改肠胃药和颈椎按摩仪了。”

  说这些的时候,张小平的脸上波澜不惊。可是谁都知道,“人在旅途”大部分时间不是享受,而是挣扎。未完成的工作与负荷过重的身体在抗衡,对事业的热爱与对家庭的关心在抗衡,空手而归的失落与执着而强硬的信念在抗衡。

  近些年,每一次出差,张晓平都会愧疚和惶恐。离别时刻,他会安慰自己的妻子,很快就回来,可是他自己也不知道这个很快是多长时间。出差之时,又会为倒时差痛苦不堪,为不可知的结果惶恐不安,失眠就像家常便饭一样夜夜折磨着他,“每一次我都会告诉自己,不要再出来了,出来也不一定有结果。”但是每一次都不是最后一次,“今天,我国许多真正的文物依然在一些隐蔽的地方交易。在全世界很多国家和地区都见到大量宝贵的中国文物在市场上流通,包括美国洛杉矶、英国伦敦、德国汉堡、荷兰鹿特丹等地。这些文物不回来,每一个做文物研究的人都不会心安,因为所有的文物都不仅仅是一件文物,而是寻根的依据。历史的发展一脉传承,文物作为实物,无论是撰写历史、恢复其社会面貌,还是对农业史、畜牧业史、 陶瓷史等专业史的研究,完整表达史实内容,填补了历史空白,获取科学信息,如冶金、水利、陶瓷等,都是基础史料,特别是远古无文字记载时期,只能依靠文物揭示史实。尽早地、妥善地将这些文物还巢顶礼,是一件乐事,也是一份荣光。”为了这个信念,已经年过知天命之年的张晓平一直在坚持。

  “别看我这样好好地坐在你对面,其实是‘金玉其外,败絮其中’,多少年了肠胃一直不好,颈椎、腰椎也不好。”为此,张晓平的爱人曾经戏谑他,“好了才怪。平常人离不开的有四样,衣、食、住、行,张晓平离不开的只有三样,文物、书籍、电脑。平时,只要是不出差,一坐下来就是十多个小时。”对此,张晓平从不解释,他一直认为,因为自己为自己热爱的事业牺牲了很多,就应该让这些牺牲有价值,所以,他如饥似渴地学习,竭尽所能地在他研究的领域发光发热。

  迄今为止,张晓平已经发表了十余篇文章,包括《故宫古代字画探讨》《珂罗版印刷古代书画》《南北故宫为什么那么多珂罗版艺术品》《中国古代书画鉴定混乱的根源是珂罗版印刷品的存在》《中国书画史中的乾隆皇帝和宋徽宗》 《揭开中国古代书画被大量印刷的秘密》《一个老新闻记者的十年中国民间收藏调查》等。同时,也斩获了许多殊荣,包括“中国十大收藏家”“2016年中国行业十大杰出人物奖”“中华文物保护神和捍卫中华文物的金笔奖”等。

  “立志用功如种树然,方其根芽,犹未有干;及其有干,尚未有枝;枝而后叶,叶而后花。”张晓平在用自己走过的路,向世人诉说着什么是热爱,什么是长情。(作者:孟娟)

编辑:关远

查看更多:

相关文章

更多